第03:巾子山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9年05月16日 星期四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返回首页 |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那野果,那野花,那野趣
  □徐丽娇

  想起那山就想起我的童年,我的童年就在故乡那一座座山脉里度过。那些山很奇特,大多用动物名字命名:猪槽坑、大龙坑、大虫坑、狮子山、眠牛山、山羊山、鹰嘴岩等。

  从我六七岁一直到11岁的四五年光阴里,课业之余我总是往这一座座山脉上钻,那些青山里珍藏着无数的珍宝。记得年幼之时,父亲砍柴归来,总会变魔术似的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把山毛楂或者从柴丛里折下一簇簇山乌珠。说起野果,老家的野果满山满坡都是。六七岁时,我常跟着邻居玉萍姐、小冬上山放牛,把牛放上山后,我们就会各自去寻野果。南岙村山高柴密,尽管上个世纪80年代的村民以山过日子,一把把柴刀换来微薄的生活费用,但是厚道的山脉总是很仁慈,大山的柴木似乎是砍不完的。矮丛丛的柴禾中,随便一扒就会出现一簇簇紫褐色的山乌珠。山乌珠的采摘无需一颗一颗撷取,只需将生有浆果的树枝折下即可,这样做有一个好处是不至于让山乌珠浆果的汁染了衣裤。于是,我们不用袋装,手中都是捏着成把的山乌珠树枝,紫色的浆果累累于密密匝匝的绿叶间。矮丛的树枝上结着圆形的浆果,浆果成熟时呈紫黑色,顶端冠以宿存萼檐,内有种子一颗,形若圆珠,故名“山乌珠”。山乌珠主要是食其浆果的果皮,熟透的山乌珠其味甘甜。有些心急的,一折下来就直接啃着树枝上的浆果,裂开嘴大把大把嚼着乌珠果,全然不在乎嘴唇被染得紫红紫红的。那个年代农村娃完全忽略卫生的讲究,不像现在的孩子养成洗洗的习惯,幸亏山乌珠有祛风散寒、活血破淤、消食作用。

  每年的清明前后,河边或者向阳的山林地,长着一种椭圆形的浆果,一颗颗一串串形如橘红色珍珠。我记得我太公的坟前就有这么大片的橘红色果实,老家长辈称之为蹦蔗(谐音)。每年清明日,我们和孟常叔、孟正叔一起上坟,他们都会帮我摘下一帽子的蹦蔗。成熟的果子甜中带酸,少吃一些还好,若是多吃,牙齿酸痛得连豆腐也咬不动了。后来才得知这种果名为羊奶子,营养价值很高。据说这种浆果可以酿酒、做饮料、做果酱,就连它的嫩枝都有药用价值的,是清热解毒最好的良药。

  野毛楂也是南岙大山奉献出的宝贝,每年九十月份,猪槽坑、岭头跨、山羊山,漫山遍野都挂满了红艳艳的野毛楂,熟透了的野毛楂果红皮薄,弹珠大小的圆球,宛若一串串断线似的红玛瑙散落在柴丛中。摘一颗放入口内,酸甜爽口,回味无穷。还有山柿,果实红得很慢,一般刚摘下来的果实有很浓的涩味,得放在谷桶里,埋上谷子,过个半个月才能转红变甜。我是个急性子,一天要将山柿从谷堆里挖出来察看几次,心里屡屡嘀咕:“怎么还没变软,咋还不成熟呀?”等待的日子总特别漫长、煎熬。往往还没等到真正成熟的时候,就悄悄地吃掉一大半了,涩味在那段生活中也成了一种甜蜜的幸福。

  最初让我认识葡萄的,就是老家的野生葡萄,一根根细细长长的藤蔓长满了椭圆形的叶片,绿绿茵茵爬满山路边。到了初秋,在伸展开的枝杈间和一片片绿叶之间,长着珍珠般的绿色小果。随着秋色渐浓,果实也逐渐变红。到了深秋,一串串黑红色的野葡萄挤满藤蔓。牧童归家,路遇野葡萄,惊喜得瞪大眸瞳,一点都不矜持,一把将黑果子捋下,马上放到嘴里大嚼起来,其味道甜中夹酸,酸中带甜,清新可口,这一天的辛劳都被这一把酸酸甜甜所代替了,带上舒畅的好心情回家!

  这些野果就是我们小时候的水果,南岙的大山盛产野果,让嘴馋的我们可以吃个尽兴。4月份有蹦蔗、小麦妙(覆盆子),五六月份有山茄,七八月份有山姜,八九月有山乌珠、汤苔、山乌饭,10月有野毛楂、山栗等各种野果,除了冬季几个月,其余的月份里,只要嘴馋了,到大山里一搜就会搜出营养丰富的果品,不仅果腹,而且滋补。这些酸酸甜甜的山果,就如我们小时候的生活,在那个交通不便的山村里,不谙山外的世界,带着一份心酸且又透着甜美。

  南岙的大山绝对慷慨,不仅奉献甘甜,还奉献清香。每当春暖花开时,山坡上,断崖处,山道边,一大片的杜鹃花艳红艳红,一阵风拂过,如流动的血液在山坡上流淌着。哦!不,杜鹃花就是南岙脉脉大山的血液,这份不屈的坚强一点点渗透给大山里长大的孩子们。杏花微雨的5月,走在蜿蜒的山道上,一阵阵清香扑鼻而来,翠绿色的柴丛中,雪白的栀子花正娇羞烂漫。山乡的女娃们欣喜难掩,一弯腰就采摘了一大捧的花朵。这洁白如雪的花朵,不就像这一群纯净质朴的山乡小姑娘吗?

  我最喜欢老家的野生兰花,静静散发着芬芳,青幽的花叶纯净质朴,青白色的花朵优雅、从容、淡定,圣洁的天然之花,经风沐雨,透着一股傲气。我记得小时候,父亲经常砍柴回来,两耳根边插着兰花,我们自然欢喜得不得了,抢着要他耳边的花朵。有时候父亲平均分给我们每人几朵,有时候干脆就不分,插进玻璃瓶里,放在桌子上,满室清香惹得鼻子都要香掉了。7岁以后,我经常涉山攀岩,循香味看到那一丛丛青白色的花朵,往往蹲着不肯离开。这份幽香一直存在我的心田里,因而我的网名为“深谷幽兰”。

  说起兰花最不能忘记的就是百合。说起百合,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云裳仙子的百合,与人无争,静静开放。老家的山高雄奇,盛产百合。每到春天,芬芳的百合花就会优雅而从容地开放在深涧中、断崖处,有一枝独秀的,也有一枝多朵的。我们放牛到山上,看到这一丛丛百合,满是汗水的小脸上早已经荡漾着微笑,心急的早已伸手攀摘,我总是安静地享受着百合带给我的清香。闻着花香,美好的一天就在这幽香中漫度。摘一枝百合带回家,深香满屋,不得不由人想起宋代诗人陈岩写给百合花的诗句:“几许山花照夕阳,不栽不植自芬芳。林梢一点风微起,吹作人间百合香。”

  30多年的光阴悄然而逝,我们的童年再也不会重来。不知何处传来歌声,细听是《野百合也有春天》:野百合也有春天,仿佛如同一场梦,我们如此短暂的相逢,你像一阵春风轻轻柔柔吹入我心中,而今何处是你往日的笑容,你可知道我爱你想你怨你念你,深情永不变,难道你不曾回头想想……

  我觉得自己就是那一朵野白合,如同做了一场梦,与故土十一年的人生重逢,此后却是一辈子的想念。百合花的春天正如我们的乡情,爱到入骨,想着念着也只能在心里。为了那一方水源的洁净,那回不去的故乡、回不去的山野只能深埋在心田,永远只能在梦里。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新闻
   第03版:巾子山
   第04版:纵览
青龙偃月刀
那野果,那野花,那野趣
你那纵身一跃,不愧最美姿势
今日临海巾子山03那野果,那野花,那野趣 2019-05-16 2 2019年05月16日 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