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巾子山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0年03月26日 星期四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返回首页 |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陌上采青鲜
  □宫凤华

  恍若《诗经》里的静女:“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爱而不见,搔首踟蹰。”热烈而不招摇,静默而又内敛,这就是马菜。

  马菜叶翠、梗青、茎红,肉厥厥,肥厚多汁。绛红的茎总是匍匐在地,卵形的嫩叶绿润肥厚,红黄的小花儿点缀其间,粉面含春,娇羞欲语。野蜂和蝴蝶翩然而至,缠绵悱恻。春光瘦,如丰子恺的画,并不丰腴,却意味深刻。

  马菜如邻家女孩秀珠、阿香、翠花一样,羞怯地躲在田塍陌头,静静地等你去采撷,采撷无边的风花雪月。圆润的茎如少女纤细的脖颈,青绿的叶如温软的手指肚。如捧温香软玉般地洗净,堆到盘子里,细盐陈醋、姜末蒜泥众星捧月般的,衬托得马菜愈发妩媚。

  春风翦翦,阳光温和,轻抚肌肤,蚀到骨子里的暖。童稚的我们麻雀似的,扑进春天的原野。挑马菜,剜荠菜,竖蜻蜓,唱民谣。田埂上搁着一只竹篮、一柄小锹,远山如黛,柳林似烟,木桥静穆,炊烟袅娜,牧笛轻扬,一幅经典的油画。拨开菟丝子和奶浆草,一簇纤细的马菜跃进眼帘,贴地皮小心一铲,啪的一声,马菜便温顺地躺在脚边。姿势优美而飘逸,颇有采薇采葛的意境。掐一段入口,微甜,汁液黏滑,透一股泥腥味儿。

  夕光濡染,天地澄澈,有旷古的幽静与清凉。我们挎着沉甸甸的竹篮,踏着葱茜的绿色,走在母亲布谷鸟般悠长悦耳的呼唤中。天幕秾丽,宿鸟一样,飞向巨蟒一般的村庄。

  马菜搓洗,晒干,放到铁锅里煨熟,砧板上切碎,掺进香干丁子,加点葱蒜佐料,淋点本地的小磨麻油,装上白瓷盘,如一堆碎玉,给人以清凉之感。细嚼,口感肥厚,脆滑爽嫩,清凉里带着一丝微苦,夹几分芳香,满口生津,朵颐大快。

  难怪汪曾祺说:我们祖母每于夏天摘肥嫩的马菜晾干,过年时作馅包包子。她是吃长斋的,这种包子只有她一个人吃。我有时从她的盘子里拿一个,蘸了香油吃,挺香。马菜有点淡淡的酸味。

  用马菜做煎饼,咬起来自有一股浓浓的馨香和乡土气息。出锅的煎饼,柔若玉脂,清香扑鼻。马菜与肉末做馅,可做青团、蒸包子。起锅,一只只葱绿如翡翠,温润似碧玉的青团,撩拨得人直咽口水。

  乡下老妪常将马菜曝晒数日,坛里密封保存。冷凝冬日,取出,掺入五花肉红烧,味道鲜美。马菜平添几分油腻,韧性未变,骨子里浓缩的阳光雨露气息,在舌尖上百转千回。

  南京人春天常吃的“春八鲜”中也有一味马菜。扬州人更是有腌贮马菜,岁暮以此为馅做包子。袁枚主张“马兰头,摘取嫩者,醋合笋拌食,油腻后食之,可以醒脾。”“马齿任藏汞冷,鸿头自胜硫温”,诗人范成大时常将两者慢火熬炖,养生健体,收效良好。

  寻常马菜常在餐桌上泄露春光。大家吃腻膏腴肥甘、玉盘珍馐,想咀嚼一下往昔的清苦,领略淳朴的民风。一道菜肴,唤起绵绵的乡愁,让人拥有“布衣暖,菜根香”的淡定与满足。

  马菜从《诗经》时代起来,先民们曾吟唱:“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岁亦莫止。”马菜恣意生长,开花结籽,点缀旷野,寂寞的人生旅途中,是对生命的彻悟和警醒。凝望马菜,如同晤对一位内心丰盈、恬淡平和的市井布衣。寻常岁月,便也如此旖旎生动起来。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新闻
   第03版:巾子山
   第04版:纵览
陌上采青鲜
大美临海 古城春早
浪费时间
我是一棵小树
陪娃练字记
今日临海巾子山03陌上采青鲜 2020-03-26 2 2020年03月26日 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