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括苍周刊·人文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0年05月22日 星期五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返回首页 |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清正名臣陈选
  □林大岳

  在海瑞出生前85年,临海有位知名的清官诞生了,他就是正史上极为推崇的“清正名臣”陈选(1429~1487,字士贤,号克菴),历任山西、江西监察御史,南直隶学政,河南按察司副使,河南学政,河南按察使,广东右布政使,广东左布政使等职。陈选是海瑞的前辈,他的许多事迹毫不逊色于海瑞。

  陈选出自名门,其父陈员韬官至福建右布政使,是以“清慎慈惠”而闻名天下的清官能吏。他的启蒙老师是学高望重的同乡前辈陈璲先生。陈璲曾在永乐年间连中乡试、会试两个第一,但在殿试策论中因流露对朱棣靖难的不满而被列入二甲,失去连中“三元”的机会。后来,陈璲成为饶有教育建树的学政,辞官回乡后创立白云书院,培养了侯润、侯忠兄弟,陈员韬、陈选父子,林贵璧、林一鹗叔侄等一批学行兼优的官员。在师、父的影响下,陈选青出于蓝,成为了大明极富声望的清正名臣。

  陈选的科举表现也非常优异,天顺四年(1460)夺得会试第一名,时任主考邱濬(理学名臣,官至户部尚书兼武英殿大学士)读到他的文章后,大呼:“这真是古君子啊!”后来,见到陈选其貌不扬时,又引用荀子的话说:“‘圣贤不相’,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啊!”这样的赞赏,让陈选名声大振。

  成为进士后不久,陈选就因考核优异而被任命为监察御史,成为一名风纪官。虽只是个七品小官,但奉命巡按地方时职权和责任却非常重大,这唤起了他强烈的正义感和责任感,所以常挂在他嘴边的从政格言是:“居此官必尽此职,行此事必尽此心。”常在案头的座右铭是:“一心报国,万死不移。”

  陈选胸怀正气,刚直敢言,还没在官场站稳脚跟,就接连弹劾犯了小错的兵部尚书马昂(宪宗朱见深的顶级谋略家),批评皇帝最信任的内阁大学士李贤,阻止倪谦(南京礼部尚书)进入内阁,阻拦钱溥(南京吏部尚书)提拔,真是初生之犊,单纯勇猛。他履行言官职责,维护礼制正义,一身正气,风骨浩然,受到士人敬重,更让一些人深为忌惮。

  于是,朝廷命他出巡江西。甫一上任,便以不近人情般的严谨令人肃然起敬。在履任的见面会上,布政司和按察司的官员都散漫地穿着常服前来拜见,陈选毫不客气地批评道:“人臣觐见君主,都要穿着标准的品服以示尊敬,这样的礼仪,在御史面前就可以随便忽略吗?”顿时,令在场官员羞愧不已,大家自此不再散漫,风气大振。有些大官员,甚至是江西一、二把手,为巴结陈选,常常表现出令人厌恶的谄媚,陈选又很严厉地批评他们说:“有法度在,我不敢妄自尊大,私相授受;不是正义的享受,我是不会接受的!”

  在江西,陈选罢黜贪官,弹劾大臣,无所畏惧。他的威严和正气,很使一些官僚敬畏。江西官场一时“旧习顿革”,贪官“自不敢犯”,一股清风扑面而来。

  陈选离开后,江西百姓间就流传“前有韩雍,后有陈选”的说法,将他和永乐年间的江西巡按韩雍(著名大臣,官至两广总督,陈选父亲是其座师)并列为明代江西最著名的巡按御史。韩雍在任罢免贪官57人,江西刁民闻风敛迹。陈选的清廉之风也毫不逊色。

  因为出色表现,成化三年(1467)陈选被任命为南直隶学政,掌管辅都的教育工作,为五品衔。虽然这时陈选已经不是个风纪官,却依然让人敬畏不已。传说当时韩雍正好在家服丧,自以为功业显著的他,崇尚装饰,讲究排场,充分地享受朝廷给予的各种特殊待遇,但听说陈选来了,便赶快让人撤去全部仪仗,还说:“千万不能使陈御史知道呀!”从这件事可以看出,陈选也很有些海瑞那样六亲不认的清气,连反腐老前辈也要让他三分。

  与海瑞更加相似的情节出现在后来担任河南学政时。那是他为母亲服丧三年后复出的第二个职务。成化十五年(1479),统领西厂太监汪直奉诏出巡各地,他深受皇帝宠信,权倾天下,所到之处,任意鞭责官员。河南官员为此个个心惊胆战,唯恐遭受不测。在迎接汪直时,都御史以下官员都匍匐趋拜,有人还吓得直冒冷汗,唯独陈选长揖不拜。汪直怒责道:“你是什么官?胆敢如此无礼!”陈选傲然答道:“提学副使!”汪直更为气愤:“提学副使又怎样,难道比都御史还大吗?”陈选说:“提学怎能跟都御史比,只是忝为人师,要做士子表率,即使是死也不能屈节下跪。”陈选义正辞严,气定神闲,而学生们也都群集官署外面默默为老师壮势。汪直被陈选的正气慑服,只得好言送他出来,并且尴尬地说:“今后要没什么公事,就不需要前来拜见了。”

  陈选抗节权宦汪直,间接对抗了宦官身后站着的皇家势力,体现了正直士大夫的凛然气节。而海瑞在御史前的傲岸,似乎更多地只为个人的师道尊严。因此相较,其境界和意义还是有所区别的。所以,当时在现场,还有一人也对都御史等人唯唯诺诺以至战栗不止而十分不齿,而将陈选奉为偶像,他就是明朝文坛四杰和前七子之一的何景明的父亲何信,他禁不住赞叹陈选:“真男子也!”。

  事后,陈选还不解气,他秘密向皇帝上奏汪直在河南盛气凌人、独断专行的罪状。对于陈选的密告,皇帝假装不知,而是询问汪直到河南有没有发现什么好官,良心发现的汪直说只有个叫陈选的还不错。皇帝于是拿出陈选的密章给他看。两人默然以对,事后也无下文。

  陈选不仅是廉洁的清流,也是有为的能吏。改任河南按察使后,他为政简易,严惩贪官,清除苛税,平反冤狱,打造了风清气正的政治环境。在民生上,他捐出工资购买衣物,资助那些有德行的老人;他审理案件,无需兵卒,也不用刑具,那些皂隶都被他散置在衙门周围自谋营生,而告状的人只要自己拿着陈选给的传票去传唤被告即可。百姓在他的教化感召下,民风更加向善,他也深受百姓爱戴。当陈选离开江西为母亲奔丧时,数千百姓哭送,并为他立生祠。

  服丧期满后,陈选的名声越来越大,在河南巡抚张瑄(官至南京刑部尚书)极力推荐下,升任广东右布政使,一年后转为左布政使。在这一职位上,陈选最终成就了名闻遐迩的名节清誉,也为此献出了生命。

  陈选到任时的广东,贪官横行,百姓饱受盘剥。他严明法纪,革除重赋,减少徭役,始终为百姓生计着想;他解民倒悬,还释放了数百名被诬陷为海盗或通番之罪的渔民。有一年,肇庆府地震引发水灾,大量民房被淹,百姓流离失所,嗷嗷待哺,巡抚等各级官员却置若罔闻,只有他为此寝食难安,又怕文书往来辗转费时,于是等不及向朝廷上奏,就便宜行事,开仓放粮,及时赈济生命“垂绝”的百姓。

  当时广东设有提举市舶司,当权的太监韦眷等人以为皇家采办奇珍异宝为名,横征暴敛,疯狂走私,扰乱沿海,十分猖獗。嫉恶如仇的陈选怎能熟视无睹。于是,一场士大夫与宦官间的善恶对决在远离京城的广州展开。

  首先展开的是成化二十一年(1485)陈选的“三疏”抗议。一是,朝廷诏令减免各地贡献,而韦眷却上奏请用均徭户60人为他添办地方特产。陈选马上举着诏书据理力争,皇帝同意减半,韦眷由此怨恨陈选。二是,有外国人马力麻谎称自己是苏门答剌使臣,想入京朝贡,私下做贸易,韦眷看中丰厚的贿赂,想要成全此事,陈选立刻将此人逐出。三是,与韦眷有勾结的撒马儿罕使者从甘肃进贡狮子,想取道广东从海上回去,说要前往满喇加(1402年由拜里米苏拉苏丹所建立的马六甲王国),一路做生意回国。陈选上疏说不能同意他们的欺骗伎俩,不然要被外国嘲笑,从而轻视中国。皇帝采纳他的建议,韦眷就更恨陈选了。

  韦眷凭借皇帝的宠信,嚣张跋扈,不仅猎取渔盐之利,而且还大肆走私,非法获利达巨万之多,到了百姓不敢投诉、官员不敢过问的地步。成化二十一年十一月,韦眷用私人航船与外国人合作走私,被为官廉洁、担当有为的番禺知县高瑶缉拿,并没收了走私货物,充公入库。对此,广东都御史宋旻等人都不敢过问。此时陈选又挺身而出了。被“士论”拥戴成长的陈选书生意气、挥斥方遒,他亲自发文褒奖高瑶的同时,还发动其他文人一起写,并作诗为其母祝寿。

  韦眷对此恨之入骨,指使其同党刑部员外郎李行与巡按御史徐同爱会审,又指使以前曾被陈选罢黜的吏员张褧作伪证。张褧虽因犯错而遭到陈选的罢斥,但他品行端正,出于对陈选的敬仰,坚决不作伪证,即使遭受严刑拷打,也不改一词。李行和徐同爱在没有证据的情形下,诬陷陈选和高瑶结党营私,借开仓赈灾为由行贪污之事,强行将陈选和高瑶逮捕送京。消息传出,百姓群情激愤,“士民数万号泣遮留”,卫兵押解他们经由小路才得以出城。陈选在路上愤郁成疾,李行等人又阻挠医治,终于在成化二十三年(1487)五月病死于南昌石亭寺中,卒年58岁。

  张褧获悉陈选死讯后,哀痛万分,为了替陈选辩冤,他拼死进京向朝廷上了一道详细的疏状。疏中对陈选发出由衷的赞美,说他向来“秉洁白之操,抱忠爱之心”,是富有正气的好官;表彰高瑶是担当有为,借以“愧激贪懦”;不得已违反程序发粮是“志在济民”,这都是“砥节奉公”之举。而且,很不幸,陈选“孑处群邪之中,独立众憎之表”,宋旻、徐同爱等人“怯势保奸,首鼠两觑,漫无可否”,韦眷等人“横行胸臆”,“意图奸利,秽蔑清节,荧惑圣明”。为此,张褧“冒死披陈,甘心鼎镬”,绝不诬陷“忠廉之士”。陈选和张褧一个刚正不阿,一个冒死申诉,皆是《明史》中可歌可泣的人物,后人读到这段历史时,都会情不自禁地发出“市舶当年播虐珰,石亭遗骨泪沾裳”,“克菴在已真能克,德性秋清一伟人”的盛赞和感慨。

  陈选不仅学识渊深,博闻强记,而且才能卓越,治绩突出,更为难得的是,他为人“温恭慎默”,“见善而奋勇”,对人诚恳,是个德行兼优的学者、官员。他不但以刚烈著称,更以节俭名世。他的一生敝衣粝食,安贫乐道。每次吃饭都是一碗,佐以数根韭菜或半个鸡蛋而已,即使招待客人,用的也都是“瓦器蔬食”。出京外任,他是“萧然幞被出神京,百尺明湖好濯缨”,显然物质于他如浮云,他重视的是精神。

  陈选死时,无以为葬,托病辞官的好友张元祯正好在南昌老家,为陈选治丧,也只是简单地用粗葛布加以殓葬。有人就埋怨他太刻薄小气,张元祯说:“陈选平生清苦,用普通的服装入殓,这符合他的志愿啊!”陈选安贫乐道,生前曾仿照北宋杰出思想家、政治家、文学家范仲淹的做法,置义田140余亩,名为思远庄,用以祭祀先人、周济族人。死后,族人见其子陈戴实在贫寒,想要归还,陈戴说:“这是先人的义举,我要是私自获取,有愧于先人啊!”这一安贫乐道的精神也已在子女心中扎根。

  但是,人至刚易折,水至清易污。就像人们认为海瑞在官场只会挑刺,有沽名钓誉之嫌一样,尽管陈选在执法上能惩奸除恶,在行政上也颇有建树,既是理学名家,也是教育专家,但在意识形态不够成熟、腐败问题盘根错节的朝代,还是有人说他为人“稍峻”,也就是太过偏激,不近人情。《明史》也委婉地说他的父亲陈员韬德性“四时皆备”,颇能变通,而陈选只继承了其父的“秋”性,显然不够圆通。就连台州的士人们也有这个意思。陈选的同年进士郑纪(时任浙江按察副使)在弘治元年(1488)到台州将陈选供祀于乡贤祠时,就听到过类似的杂音。他十分气愤地加以批驳,并作《书陈士贤挽章后》一文,发出“天下乌可以无公”的喟叹,使非议得到平息。

  其实陈选的名节在当时就已经得到社会的广泛认同,张元祯在他的墓志铭中说,陈选名满天下,士大夫无论认识或不认识,都公认陈选是天下最正直的人。要是风纪官的岗位缺人,人们又说非陈选这样的人来担任不可;要是缺少选拔人才的官员,大家也会异口同声地说陈选这样的人才是不二人选。

  陈选的公允之心、忠诚之举、清廉之节,感化了他的“仇人”张褧,更感动了整个政坛。弘治元年,工部主事林沂为陈选沉冤昭雪,朝廷诏以官礼改葬。正德十一年(1516),朝廷又赠陈选光禄卿,谥“恭愍”。明代规定,一般三品以上和两京大臣才能得到封谥,对于只是藩臬郡守外臣的陈选来说,这是开恩破例,但人们认为他当之无愧。

  后来,广东人将陈选、高瑶与其他名臣一起入祀广州的遗爱祠。浙江人则将他与严光、林逋、王十朋、吕祖谦、张九成、宋濂等两浙名贤列在一起,入祀杭州孤山的陆宣公祠,极尽推崇和褒奖。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新闻
   第03版:括苍周刊·人文
   第04版:专版
清正名臣陈选
地名也有“不正经”?
今日临海括苍周刊·人文03清正名臣陈选 2020-05-22 2 2020年05月22日 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