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括苍周刊·人文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临海地名趣谈
~~~——临海地名趣谈
2020年05月22日 星期五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返回首页 |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地名也有“不正经”?
——临海地名趣谈
  □李忠芳

  我在临海各地走得多了,地名也就见识多了。有意无意间,会对那些有趣的地名进行一些思考,你别说,还真能琢磨出一些门道来。

  临海的地名内涵丰富,多姿多彩。有以历史人物命名的,比如:紫阳街、广文路、深甫路、继光街、文庆街;有以传说人物命名的,比如:丁公园、陈婆岙、吕公岙、道丈基、仙人基;有以地理特征命名的,比如:三叉溪、朝天洋、分水岗、石柱下、水晶坦;有以聚居氏族命名的,比如:方家岭、章家溪、蒋家山、温家岙、丁家洋;有以民间传说命名的,比如:洗菜桥、钓鱼亭、石佛洋、鹿城路、留贤村、涌泉镇;有以建筑特点命名的,比如:两头门、大道地、中央屋、高达道、大台里;有以动植物命名的,比如:猫狸岭、癞鸦桥、鲤山路、槐梧巷、大柏叶、岩鱼头……还有一些是以山川形胜、吉祥词语等来命名的,凡此种种,不胜枚举。

  纵观临海众多的地名,大多寓意美好,通俗而不粗俗,浅显而不浅薄。但也不尽然,比如有这样一个地名——羊卵子。你会想到吗?地名竟然有以公羊的生殖器来命名的!并且是如此的直言不讳、毫不掩饰!

  这样一个地名,如果你第一次听人当面说起,十有八九会面露惊讶,难掩尴尬,甚至怀疑说者轻佻(我自己当初何尝不是如此);如果你要对不知道这个地名的人说起这个三个字,尤其是异性,真会难以启齿。

  刚开始,我以为这不过是民间的搞笑称呼,没成想,这还真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地名。打开《临海地名志》,细细查找,还真可以在地图上找到“羊卵子”三字;另外,在茅山脚下的登山健步道的起点,由临海体育局等四部门设立的大型示意图上,就大大方方、毫无忌讳地标有“羊卵子”。对这个地方的好奇,我特地前往寻访羊卵子林场。

  那是一次极为考验足力的行程。从家门口到茅山脚下,约有2.5公里,山脚到云峰是3.9公里,再从云峰到羊卵子,还有2.6公里,加起来一共是9公里,如果按照民间通行的说法,是整整十八里。若是平路,自然不在话下,但从茅山脚下开始,一直是起起伏伏的山路,吃力冒汗就在所难免了。好在有路牌的指示,路不算难找。大约经过3个多小时的艰难跋涉,终于来到了终点的那块路牌跟前。这块路牌位于山脊的分叉路口,牌上有三个箭头,中间的箭头指向前方的道丈基林场,右边的箭头指向龙潭岙,左边的箭头指向我们的目的地——羊卵子林场。按箭头所指往下十来米,便到了林场的驻地,确切地讲,应该叫护林点,羊卵子护林点隶属于临海林场兰辽分场。将羊卵子称之为林场,起初只是民众为了通俗起见,私下里叫叫罢了,谁知久而久之,连正规部门设立的路牌,也标示为“羊卵子林场”了。

  林点驻地的位置极佳,整个地形呈畚斗状,开口朝向南面,可毫无遮掩地放进难得的阳光,房后高出十来米的山岗,又稳稳挡住了北来的寒风。驻地周围绿树掩映,翠竹环绕,极其清幽。中间的平地看去曾经像是菜地,但现已荒草没膝,沟垄难辨。护林点唯一的遗存,是一溜三间石头房子。这样的石屋与吾乡普通山民的住房别无二致,极为常见。放眼望去,周围没有能说明林场“身份”的牌子,墙上也没留下任何可佐证的文字。部分房子的顶部已经透天,房门也敞开着。很显然,早已人去屋空。一阵山风吹过,竹林飒飒作响,倍显凄凉。遥想当年的护林员,与走兽飞鸟为伍,与冷月清风为伴,其生活的艰辛不去说它,光是这份孤独,就让常人难以忍受。

  我与老伴拍了几张照片,稍作歇息,便返回到刚才下来的山脊上。因为我还有一件心事未了,那便是寻找羊卵子的肖形石。按照常理,取这样的地名,一定是会有肖形石的。可眼下,举目望去,附近的山头草木繁茂,兽道莫辨,附近又无人可以问讯,偌大一片,根本无处可找。一来二去,太阳已经开始西斜,竹海松林间惊涛骤起,想到还有十八里的回程在等着我们,我俩也不再逞强,悻悻地打道回府。至今忆起,依旧心有不甘。

  近年来,由于柴古唐斯运动的兴起,羊卵子所在的这条路径成为了热门线路,羊卵子早已名声在外。其实,羊卵子的原始意象早就悄悄淡化,在吾乡民众的头脑中渐渐凝固成了一个地名的符号。今日,面对羊卵子这个地名,人们的观念已悄然改变,说者不再顾忌,听者不再尴尬。

  说实在的,我在心里早已不认为“羊卵子”是个不正经的地名。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新闻
   第03版:括苍周刊·人文
   第04版:专版
清正名臣陈选
地名也有“不正经”?
今日临海括苍周刊·人文03地名也有“不正经”? 2020-05-22 2 2020年05月22日 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