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巾子山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1年06月10日 星期四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返回首页 |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春山溪水皆空明

  □李  鸿

  一

  5月的尤溪,溪水已很丰盈。

  文友说:去尤溪吧,那里山水清澈,时光柔软。

  一直觉得,一个村庄,如果有水色的润泽,就会变得灵秀起来。几年前去过尤溪,印象中尤溪有山有水有溪流,是那种典型的江南地貌结构。简约,秀洁、质朴。起初,它并没有多少名气,默默地坐落在临海西南12公里处。自从尤溪镇政府提出“生态尤溪,快乐小镇”后,这个隐士般的山村瞬间绽放了。从刚开始的江南大峡谷,指岩滑草场,情人谷到现在新开发的七折潭,竹家山,古村落民宿,堪比山上的花朵,一朵一朵地”争相斗艳起来。相对于隐性的内涵美,这种直观的,可触摸到的风景,更容易被人喜欢被人追捧。一些人来了,从远处的远处,来这里寻找心中的风景。但是,这些风景于我们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在意。只所以选择尤溪,一半是为山色,一半是为溪水。青山隐隐,溪水淙淙,草木幽幽,瓜果馨香,觉得这是一种罕见的美好。

  穿过城市的喧嚣,车子进了郊区,慢慢地,高楼隐去,天地间空旷起来了。一些绿意成片成片地进入眼帘,风吹过,惊扰了路边不知名的小花小草,丝丝幽香在空气中蒸腾、飘散。渐渐地,车子开始往幽深的山谷驶去,两边是高耸岩石和陡峭的石壁。山风吹过来,车窗外的树枝有节奏地摇摆着。一条白玉般的溪流,一直伴在左右。车子到那里,溪流就到那里。

  溪水,缥缈,悠长,清亮,水流是从上游下来,源头隐在山的深处,水色清冷,潺潺有声。这样开车,就像有个朋友跟着你一样,一点也不寂寞。汽车在转弯时,偶尔往窗外一看,发现溪水倏然不见了,心里正在恍惚时,它像个调皮的孩子,拐个弯,又豁然出现在眼前。其实,溪流它一直在,只是一绕弯,就绕出不一样的味道和风景。

  有溪水地方大多有竹林,竹林的清幽和秀雅是与生俱来的。穿过竹林,有几处房屋隐在其中,偶尔闪过几株开着白花的树,虽然不是桃花,却有种“竹外桃花三二枝”的意境,不自觉地让人的思绪在这片景色中飞扬。我不是古人,但此时此景,却让我想起了嵇康,想起了阮籍,行走在尤溪的山山水水,让人沉浸于唐诗宋词的氛围之中,不可自拔。

  二

  入住的民宿是预先订好的,下涨村的民宿是那种民房式的结构。好在房前有一条溪,可以一解我们观山听水的心意。开窗,就看到溪流蜿蜒流过村口,溪水清澈透明,水流的速度表面上看,是匀速的,欢快的,像是奔跑中的人。实际上,溪流底下,暗流涌动,只有溪水下面的溪石,才能感受到水流亘古而渺幻的鸣响。几个村妇在溪边浣衣洗菜,对面是疏秀的竹林和遒劲的溪椤树,背后是一袭蓝天和升腾的炊烟。这样的村落和画面,分明就是法国巴比松画派的经典作品。拥有这样资源的一个村子是本真的质朴的,也是令人眷恋的。美丽乡村,当如是也。

  晌午时分的下涨村,一片静谧。阳光溜溜地掠过树梢,我一个人慢悠悠地出门,绕过村屋的墙角,几棵繁密的绣球花开得正艳。硕大的花球自然率性,拿起手机,随手拍下。边拍边往溪边走,一座石桥,桥上藤蔓攀附,桥头边,两株高大茂盛的溪椤树相抱而生,树底下一片空旷,忽然不知从哪冒出两个小男孩,红白相间的短T恤,一人一手拿着一个蓝色的网兜,两人一前一后朝溪边走去,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跳动,笑声在溪水的波纹里荡漾。看着他俩远去的身影,想起自家小弟小时候也曾拿着网兜,在河塘边摸鱼抓蟹的情景,不觉莞尔。

  过一间老屋,门半开着,似乎有人。探头瞥了一眼,见一年老的阿婆,站在灶头前煮东西。灰色的衣衫随着双手在起伏飘荡,锅里弥漫着食物本真的香味,那香味特别吸引我,不自觉地跨进门去。阿婆见我,一点也不怪我的唐突,脸上露着笑,一副慈眉慈眼的样子,转身拿了一条凳子让我坐。我问她:煮什么呢?阿婆说:土豆,自家种的。我瞥了一眼,灶后的空地上零散放着一堆大小不一的土豆,一把镰刀,一个畚箕靠墙摆放着。楼栅下挂着几个大南瓜,被烟熏过的楼板,有着浓重的烟火味。看我盯着黑黑的楼板,阿婆有点不好意思地解释道:山里冬天冷,我们烤火熏的。我恍然而悟。

  阿婆把小米粥、土豆,榨菜,还有豆腐乳放在一张小桌上。她并没有立即吃,而是往门口张了张,自言自语地说:都这么久了,还不回来吃饭。是等阿公吗?我问她,她并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去门口,大声地喊了一声:回家吃饭啊。没有称呼,也不喊名字,就这么一声,那个在不远处松土的阿公就收了锄头,拍拍身上的尘土,慢慢往家里走来。

  乡村的石屋里,这对老人相对而坐,手捧一只碗,哧溜溜地就着土豆喝着小米粥。安然的样子,让人动心。光从天窗上漏下,打在他们手上的那只白瓷碗上,暖暖的,亮亮的。

  三

  山村的黄昏,是我所期待的样子。不知不觉间,暮色渐起,斜阳依稀,远处的山成了一片青黛色,唯有溪水,仍不知疲倦地流淌着。溪边的碇步成扇形铺开,溪水哗哗地流过,碇石氤氲出好看的水痕。在溪边的石头上我们坐下,一片溪椤叶,像蝴蝶一样,从枝头落下来,浮在水面上自在地荡着,然后徐徐远去。这样的诱惑让我特兴奋,提着裙裾,把双脚伸进溪水,清冷的溪水一下掩没我的脚背。肌肤与溪水接触的一瞬间,心里还是有着某种纯真的期待。轻轻挪一步,便溅起一串水花,溪水浅显,湿漉漉的水气,来不及商量,便钻入我的肌体,顷刻,整个身心便与水融在一起。岁月无疑是一个美好而忧伤的词语,而这汩汩流淌的溪水,却让我们以原始的方式拍打出如歌的节奏。

  夜幕终于降临。抬头,繁密,清亮的星星,静静地挂在天空。很久没有看到过星星了,城市的高楼遮蔽了夜间的星空。这里的夜,高远,幽深。我把自己溶入黑暗中,世界一片安静。不远处的一块空地上,几棵黑黢黢的老树,枝枝丫丫把天空隔成了碎块。伫立在空旷的夜里,凝神,仰望。觉得自己像野外的一棵草,一块石。裸露在星空下,与自然融为一体,夜风如水,里里外外洗涤着我。夜色深了又深,星星白丁香一样开满了青蓝的夜空。红尘中的纷纷扰扰,在这样的夜里,解甲卸胄散落一地,我听到了自己心跳,眼眸如溪水一样清亮着,这样的样晚,适合回味和怀想。

  涨亭是下涨村的网红亭子,这个由大学生乡村振兴创意大赛中崭获一等奖的作品,在夜色里清冷而诗意。亭子的造型别致而风雅,竹子透着简单和素朴。月光和星光给这个亭子披上一层圣洁的光。这一刻,我是愉悦的,脱俗的。在这样的夜晚,无需向谁证明什么,我只是我,一个在山村行走的人。我留恋于亭子里一个窗子,一片竹瓦,一个圆形或方形的竹椅。坐在其间,细细把玩,想像着那些年轻大学生的工匠们,一起切磋琢磨,一起动手建造。把那份细致,心思,技艺,还有巨大的欢喜,全部揉在这部作品里。在一条条竹子嵌起来的竹檐上,我看见雨露辰光的痕迹,看见一些细小的生命光芒。

  这个5月的夜晚,一种月色在身体里升起,我把自己交出,与山村一起,与夜色一起,与晚风一起,与溪水一起,与草木一起。人在很多时候并非一定要得到什么,只是在寻找一种感觉,一种很微妙的心境罢了。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新闻
   第03版:巾子山
   第04版:纵览
端午粽飘香
春山溪水皆空明
无尽夏
临窗听雨
今日临海巾子山03春山溪水皆空明 2021-06-10 2 2021年06月10日 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