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巾子山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1年11月25日 星期四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返回首页 |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羊汤润乡愁

  □沈顺英

  在故乡,霜寒时节,那散落在城乡各处的羊肉馆里飘逸出的羊香味,令人生发莼鲈之思。

  羊肉馆一般小巧逼仄,除了数张油腻腻的桌椅外,通常还会在门口桌台上摆一个玻璃橱窗,里面各个部位的熟羊肉一应俱全,只是一色白切。边上,则是羊肉馆的招牌性物事。一个深色杉木桶,醒目地坐在大号铁锅上,里面装着满桶热气腾腾的羊汤,诱惑着络绎不绝的顾客。

  一如水乡人纯真温婉的性格,本地的羊馔,并没有北方那么多花样,却力求凸显“本真”两字。羊肉馆的主打吃食仅三样,即羊汤、羊肉和羊糕。

  几片羊肝、数条羊肚和羊头肉,再加上些许羊血,用沸腾白汤,高冲入碗,略烫后滗掉,再舀一勺羊汤注入碗中,再滗,如此三次后,羊肉馆里的肉香,已是绕梁不去……店家通常还会在浮有点点羊脂的汤面上撒以大把碧绿的蒜叶,滚烫地端上桌来。这样一碗羊汤,单是闻着、看着便是一份愉悦的享受。

  霜天清寒,饥肠辘辘,披衣出门,掩进小店,招手要一碗鲜美润热的羊汤。不用筷,也不用勺,只用两手捧碗,一口接一口地缓缓嘬下后,顿觉神清气爽,周身每一个角落都暖和到了,便觉日子清新如年画。吸溜吸溜地喝羊汤,咯吱咯吱地嚼骨头,声音甜美如小夜曲。

  羊肉馆的羊肉是白切羊肉,烧法上颇为独特。与家庭烹羊不同,羊肉馆煮羊不以去膻为第一要务。烧时并不加葱姜等调料,尤其葱,非但会串味还可致汤浊,最是忌之。“煮”是制作过程中至为关键的一环,需武火、文火交替着煮,而火候又是重中之重:火过大,骨肉容易分离,羊肉会溶进汤水中;火太小,某些部位就煮不熟。功夫全在掌握那个稍纵即逝的最佳均衡点。

  白切羊肉最宜当酒肴,蘸酱吃极香。由于在烧制过程中,不沾铁器,烧焖结合,因此咀嚼间,无丝毫膻味,只有一种幽谷般的袭人馨香溢满口腔。最妙处在于羊肉的质感有时酥若鹅肝,却又有丝丝缕缕的疏落感。各呈味觉又都具极强的辨识度,精炼地概括了羊之美味。

  羊糕,是羊肉与羊汤的凝结物,或可称之为“山羊的肉皮冻”。将拆骨带皮的羊腿肉祛除血水后,在木桶内熬煮至肉酥汤浓后,倒入特制的方形铁盒内,于足够寒冷的室温下冰冻一夜,翌日就凝结成羊糕。

  制成的羊糕洁白晶莹,常有店家故意将其剖面放在玻璃橱窗中最醒目位置,以便让客人看见隐藏在中间的肉和筋,以示羊糕质量并借此招徕生意。

  羊糕的滋味堪称独特,细腻却不稀烂。虽由长时间熬煮的羊汤冻结而成,但又不同于冷冻的白切羊肉。老吃客们都知道,羊糕的醍醐味,来自于那层羊汤凝结成的凝冻脂膏,柔滑冷冽与香酥入骨相掩映,羊肉之鲜俱浓缩于此。蘸上酱麻油或甜面酱,以酱味滋润一下略显寡淡的本味,悠长滋味间,苏南羊肉特有的糯绵风韵,已尽显其中了。

  羊汤慰霜天,喝着滚烫的羊肉汤,一股柔软的乡愁倏忽传遍全身。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新闻
   第03版:巾子山
   第04版:纵览
羊汤润乡愁
门前深几尺
一包梅花糕
赴一场阳光的约会
今日临海巾子山03羊汤润乡愁 2021-11-25 2 2021年11月25日 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