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巾子山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1年11月25日 星期四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返回首页 |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门前深几尺

  □宫凤华

  闲居故园乡村,邂逅漫天飘雪,屋后竹林飒飒有声,声如玉碎。内心漾满清凉古意,一枕天明,寒雀栖霜枝,冬曦如村酿。

  霜雪天,宜到老村,约布衣旧友,就瓦松老屋桑木桌呷农家酿、嚼乡土菜。柴门犬吠,风雪归人,踏雪寻梅,霜夜听更,大地上最温暖的事情。雪覆小村,是空灵轻软的水墨意境,是苍茫天地间清灵的大写意。

  有时,雪花簌簌而下,柔若无骨,决绝清冽,世间万物绣满琼花,绣满苍凉。雪花,肥嫩且硕大,在风中噗噗盛开,清凉地覆盖乡村。斜倚木格小窗,静赏轻盈雪花,岁月静好,内心丰盈。风在瓦楞间掠过,留下一串清亮的笛音。院中雪,有温和的家常味道;院外雪,闲适散漫,如晋人行书。柿树、枇杷挺着脊梁,伸出铁质手臂,托着粉雪,清丽婉约,如人过中年,隐去浓艳色调,现出水墨气质,显露真淳。

  下雪是天地间的一场盛典。雪花是绽放的烟火,忘情地旋转、翻飞,轻盈飘逸,挤挨、拥抱,发出格格的脆笑,覆盖世间纷扰和沟壑。雪花,熙熙攘攘赶往人间,是落入凡尘的天使,是风吹散的上帝的目光,抚慰万物,润泽心灵。

  雪后乡村,繁华且素净,拥挤而空灵,苍茫里隐含着舒展秀逸。一个人背着手,折根竹枝,走在积雪小道上,意境清远,如入范宽萧寒凄清的画境里。天青如宋瓷,饱满、柔和。天地恍如一枚琥珀,轻梦般虚幻。雪落城市,一片喧嚣和拥堵,被无情地切割、堆砌、铲除,直至香消玉陨。

  雪落乡村,乡村静如处子,如回亘古洪荒,依稀听到远古虞舜和皋陶作诗唱和,叔齐、伯夷悲怆的采薇歌,王子猷雪夜访戴欸乃的桨橹声,妙玉蟠香寺拈取梅花雪烹茶,张岱湖心亭闲情诗酒。听最深的禅、最幽的静。听出天地清明的澄澈,内心世界的寂静欢喜。此时出柴门,踏雪寻梅,寻亲访友,天地任逍遥。

  大雪封门,天地简静。淡青色炊烟袅娜升腾,棒槌声此起彼伏。枝干如琴键,被风弹拨着,发出粗犷而温和的乐音。冬雪让村庄慵懒起来,农活暂且搁置,村妇们腌腊肉、纳鞋底、织线衣,清丽如古代仕女。村童戏雪声惊飞觅食的鸟雀。老翁推门扫雪,负暄闭目。脚踏积雪,如秋虫呢喃,锅煎脆饼,世界充满幽微的情趣。

  乡村雪夜,高远而辽阔。院里积雪盈踝,月光清如溪水,静似画布,瓦屋和枯树镶嵌在画布上。雪夜闲坐,围炉夜话,以温软的意境为心灵增温。

  烹雪煮茶,赏窗外溶溶雪色,嗅窗前缕缕梅香,委实风雅。熬山芋粥,炖茨菇咸菜汤,煨羊杂大蒜梗汤,家人闲坐,灯火可亲。熬一种田园情结,炖一怀暖老温贫。

  窗外雪花翩跹,风声飕飗,聆听班德瑞的轻音乐,亦或凄怆的埙曲,伤感与怀旧,感恩与悲悯,棉衣裹身般熨帖。音符饱蘸激情在冬寒里炸开,直抵灵魂深处。灯光微弱,氤氲一室,幽微出一种神秘的氛围。抑或,手执明清小札,临唐人小楷,绘山水册页,“读书之乐何处寻?数点梅花天地心。”

  雪,带着暗香,怀着清丽,奔赴一场天涯的邀约。雪是生命之水轮回时盛开的花瓣,诗性唯美,让人品咂出一种轻柔飘逸、一种圣洁高贵。

  “良久却无声,门前深几尺。”雪天寥廓而恬然、诗意而从容。去乡村踩踏素雪,踩踏烟火生活,觅一份淡然与古雅。掬一捧冬雪,心似银碗盛雪,多一份泠然和悠远。蓼茸蒿笋,听雪寻梅,红泥小炉,都是浮世清欢,都是蓬勃乡愁。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新闻
   第03版:巾子山
   第04版:纵览
羊汤润乡愁
门前深几尺
一包梅花糕
赴一场阳光的约会
今日临海巾子山03门前深几尺 2021-11-25 2 2021年11月25日 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