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括苍周刊·视觉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1年11月26日 星期五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返回首页 |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五代人初心不改 百年风雨坚守匠心
父子俩正合力锤打铁块,火星四溅。
徐华东将铁块放进炉火中。
张家渡铁艺展览馆内,各类铁质工具整齐排列,张家渡菜刀在灯光照耀下散发闪闪银光。
机器正在反复锤打火红的铁块。
徐华东正在精准把控铁块淬火的时间。
烤红的铁片放进冷水中,冒出缕缕白烟。
清晨,徐华东正专注地守在炉火旁。

  □本报记者  钱梦华摄并文

  “炉中生造化,锤下定乾坤”。一块普通的铁块,最终变成一把不崩不卷的上好菜刀,需要经过红炉大火熔炼,成千上万次锻造。每一次古法手工锻造,都是向百年匠心的致敬;每一次精益求精的坚持,都是对传统文化的传承。

  在张家渡,流传着一句民间俗语:“天下三大苦:打铁、撑船、磨豆腐。”具有台州式硬气的括苍人,不畏苦累,将这“三大苦”都做到了极致。其中,张家渡铁匠的美名从清代流传至今,“张家渡菜刀”被列入第六批台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如今,机器生产取代手工打磨的年代,张家渡菜刀的传承人们依然坚守着这门手艺。

  每天一大早,在张家渡老街一个略显狭小的店铺内,第四代铁艺传承人徐华东都会早早地将店门打开,开始一天的铁匠活儿——将量好尺寸的毛铁放入用砖块搭建的炉中烧至通红,然后用铁钳夹住,放在铁砧子上,用铁钳不断翻动,再放入空气锤中锻打,反复多次,菜刀初步成型,后面还有抛光、砂样、校正等一系列繁杂的工序。在徐华东看来,开凿夹钢是最重要的一步,需要掌握合适的火候,将钢块嵌入铁片中,他说:“这一步做好了以后,我这菜刀用50年不是问题。”

  徐华东1954年出生于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六七岁开始,就帮着父亲徐大和拉风箱,耳濡目染下,徐华东对制作菜刀也有了浓厚的兴趣。从十五六岁开始他就跟着父亲打铁,因为年纪轻身材瘦弱,一天下来总是有些吃不消。

  几年磨炼后,他渐渐能跟上父亲的节奏了,也掌握了刀具制作的全过程,但徐华东制作出的菜刀和父亲的相比还是差了一大截。父亲告诉他:“我们打铁人,像火候的把握、材料的厚度,都全凭眼力判断、手力感觉,需要自己去历练,你到山里人的家里去学打铁吧。”

  于是,徐华东听从了父亲的话,到山上人家里做菜刀,一去就是大半个月,几趟下来,徐华东知道了父亲的良苦用心。“那时候山里人大多有着丰富的经验,我在制作的时候,他们会在一旁指出我的问题,教我怎么弄,时间一久,我的经验也越来越足。”徐华东说。

  如今,徐华东的店铺里也多了一个身影,他的儿子徐剑也在店铺里一同打铁。“铛——铛——铛——”父子俩一起合作锤打刀具,这是从古朴的锻刀工坊传出的特殊乐曲。第五代传承人徐剑说:“张家渡菜刀有如今的美誉是祖辈们打拼下来的,我要将它一直传承下去。”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新闻
   第03版:括苍周刊·人文
   第04版:括苍周刊·视觉
五代人初心不改 百年风雨坚守匠心
今日临海括苍周刊·视觉04五代人初心不改 百年风雨坚守匠心 2021-11-26 2 2021年11月26日 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