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巾子山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
~~~
~~~(外一首)
~~~
2022年11月24日 星期四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返回首页 |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菱角

  □李琦

  似乎是一夜之间,春水便涨满了每一条河流。

  去年就挑拣好的那些饱满茁壮的菱种,被人们一把一把地抓起,抛撒进水中。“咕咚”一声,冒出几个泡泡,倏忽便不见了踪影。

  沉没在湖底厚厚淤泥之中的菱种,很久都了无信息,久得令人想不起它的存在。直到初夏的某天清晨,湖面上忽然冒出一片小小的叶子,底下一条长满须的根,从湖底的淤泥中摇曳而上。根茎顶部衍生出许多茎枝,那些边缘有着细细锯齿的三角形叶子就长在茎枝上。如同约定好了一般,近水面的叶子相继长出。没过几天,整个湖面差不多被叶子全遮住了。在层层叠叠的叶子中间,开着无数的白色菱花,娇小纤弱。不凑近细看,几乎看不到它的存在。叶子底下,小小的菱角已经静静地躲藏在那里了。

  记忆中吃过的最鲜嫩的菱角,是在十几岁上初中的辰光。那时还是个苦哈哈的住校生,周六回家住一宿,周日下午就要回校。来去的途中,要经过一条长长的河流。每年秋天,正是菱角成熟的季节,水面上漂浮着一层厚厚的菱盘,菱角在叶子下面若隐若现。那个年纪,肚子总是很饿,嘴巴也馋。同行的有三人,那个叫丽的女同学乖巧秀气,大多承担看顾书包的任务,冲锋在前的是我和一个叫小荣的女孩。小荣是学长,个头很高,总是笑眯眯的,露着一个非常可爱的虎牙。禁不住菱角的诱惑,我们在河边停留了下来。那些近岸边的菱盘总是非常杂乱,明显有着被路人采摘过的痕迹,留下的菱角不多,离岸边远的攫取起来又有些困难。心有不甘的我总是跃跃欲试,一只脚踩着岸边,整个身子倾向水面,小荣则用尽全力,拉住我的一只手。我以一种与水面夹角少于四十五度的姿势,努力倾身够向水中那捧菱盘。

  成年后常常因为想起这些作为而感到后怕。万一脚下松软的泥土崩塌,或者小荣拉我的手稍微松懈一下,我或者我们俩都会以不顾一切的姿态跌入水中,隔天本地报纸应该会刊登“放学少女采摘菱角不幸落水身亡”之类的社会新闻。那时候却一点都没有意识到危险,只顾着想要满足口腹之欲,想尝尝刚离水菱角的滋味。对那份清甜爽脆的渴望,使我完全忽略了自身的安全。

  依仗着这飞天之姿,我一伸手便抓到远处一把最茂盛的菱盘,连带着把周边的全都带了回来。三个人蹲在我拉回来的那堆水淋淋的植物旁,惊叹着摘取一个又一个的菱角。那层薄薄的红艳艳的外壳,用手指一掐便可抠掉,果实出现在眼前,白皙水灵。忙不迭地扔进嘴里,轻轻一咬便汁水四溅,清香甘甜充溢着口腔的每个角落,又顺着喉咙向胸腔腹腔无限延伸。哦,原来这就是“鲜甜”的滋味!脑海中抽象的“鲜甜”两字,在这一刹那间,终于得到最具体的印证。

  一个秋季下来,这种场景总可以上演好多次。直至有一天,平原上游走的风明显带着寒意,漂浮在湖面上的叶子忽然统统消失,水面空空如也。我们三个并排站在河岸边,把脚边的泥块一脚一脚地踢进水里,听着泥块掉进水里发出轻响,回声短促而空洞。这属于我们三个人的周末狂欢,因了季节的更迭终于告一段落,三个人怅怅地,一步一步挪回家去。

  但是我与菱角之间的情愫,并不仅仅维持在这个程度。

  我的父亲在我眼里一直是个很独特的人,有着超强的动手能力,诸般技艺无师自通。依仗着这一身本事,我从小就比小伙伴们拥有更多尝鲜解馋的机会。

  父亲有一张手提渔网,专门请人定制的,他视为宝贝。那网边沿上悬挂着一个个花生大小的坠子,是父亲亲手用模子捣鼓出来的。这种锡制的坠子近百个,我帮着他把较粗的尼龙线穿过坠子两端的洞眼,然后固定在网沿上,只见沉甸甸的坠子拉着渔网快速下沉,直达水底。几十年前的椒北平原,河道纵横交错,大小湖泊星罗棋布。工作之余,父亲便提着他那口网,在那些湖泊河流之间梭巡。捕鱼捞虾的同时,连带着把沉没在水底的菱角也捕捞上来,这实在是意外之收获。

  菱角是什么时候离开菱盘沉没在水底淤泥中的,我一直很好奇。可能远离岸边,采摘困难导致它成了漏网之鱼,或者风刮翻了菱盘造成自沉。总之,沉没在水底的菱角不在少数。因为在淤泥中浸泡过久,颜色已经发黑,但是外壳依旧坚硬,黑乎乎的模样令人怀疑这样的菱角是否可以食用,父亲只吩咐我带回家洗净晾干。

  风干后的菱角外壳不再那么坚硬,与果实之间有了更多的缝隙,用一把改锥就很轻易剥掉。与新鲜菱角那般莹白鲜甜不同,风干的果实呈现一种淡淡的紫色,口感变得粉粉糯糯,有板栗般的味道。母亲最喜欢拿猪筒骨与菱角放在煤饼炉上同煨。那团不疾不徐的火焰,催生着食物内涵的精华。几个时辰下来,一屋的香气直绕口鼻,骨肉酥嫩,油汤香浓。浸润了油脂的菱角更是软糯香甜,轻轻一吮,便在舌尖化为无形。个中之妙,非一般荤菜可比拟。

  那真真是年少时极为幸福的时光!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无疑是一顿难得的牙祭。父亲叼着烟卷,笑吟吟地看着我们那副馋样,他的心头一定涌起万般满足,为着能带给一家老小这样美好而丰足的时刻。

  立秋前后,台州的大街小巷里开始响起叫卖菱角的声音,余韵悠长。吃上一捧滚烫的菱角,如今实在是件很方便的事。只是在我的心底,仍然怀念着从前菱角的味道以及那些快乐温暖的记忆,尽管时光已流逝多年。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新闻
   第03版:巾子山
   第04版:纵览
四合院里的旧时光
秋天的色彩
稻草人
菱角
今日临海巾子山03菱角 2022-11-24 2 2022年11月24日 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