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括苍周刊·视觉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2年01月14日 星期五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返回首页 |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古早味”也是“幸福味”
打糖饮,开启甜蜜滋味的第一步。
用白白胖胖的米泡做出的炒米糖最受欢迎。
糖饮反复熬着,香气弥漫整个房间。
根据各家口味,往锅里添加物料。
极其考验臂力的炒米环节。
用刀将炒米糖均匀铺在模具中。
把炒米糖碎碾平、铺开,防止切时炒米糖粘桌。
切出的炒米糖块大小均匀,全凭手艺人多年经验。
拿着新制的炒米糖,老人脸上笑开了花。

  □本报记者  金晓欣  摄并文

  对于年的期待,很多时候都缘于那一口“记忆里的味道”。

  山川地域,造就了天南海北的习俗。在长江以南地区,甜蜜蜜的炒米糖是永不过时的“新春零食”。

  在临海,做炒米糖的手艺人有很多,但是父子相传的却不多。家住河头镇的朱晗斌就是一名“糖二代”。从他的父亲开始算,他们家在当地切糖已经将近60年了。

  “他们家一炒糖,我也要开始忙着准备年货了。”对于邻居们来说,“晗斌炒糖了”就是最好的日历。每年农历十一月中旬左右,朱晗斌就架起炉灶、拿出刀具。过不了几天,他们家就开始呈现人来人往的热闹景象。这时,大家都会根据自己的口味,去杂货铺里买好冬米、芝麻、白糖、花生等物料,大包小包地提到朱晗斌的案桌前,排队切糖。

  在等待的空隙里,大家用熟悉的方言聊天嬉笑,说着旧年的故事和新年的期待。这些人里,有来自本村的年轻媳妇,也有专门从“山上村”远道而来的老年人。也许从前,大家从未谋面,但是此刻,因为一块小小的炒米糖,全部相遇在这间小房子里,说着各自的人生际遇。过年除了团圆,还有另一层寓意:遇见。

  打糖饮、熬糖浆、炒米、切米糖,一锅炒米糖制作完成只要十几分钟。工序看着不难,但是极其考验手艺人的臂力。朱晗斌说,直到除夕前都还有人要来切糖,最忙的时候一天要做40多锅,他和妻子要从早上7点一直忙到晚上10点。手臂经常肿得抬都抬不起来。每每这时,70多岁的老母亲都会主动来帮忙打下手。

  “辛苦是辛苦一点,但是一家人在一起,健康和睦,就是最大的幸福。”家人们分工合作,齐心协力干好一件事,让日子越过越好,就是朱晗斌心里最高兴的事。在他的眼里,炒米糖不仅仅是一份从父亲手里接过的老手艺,也是这个小家庭里甜蜜的联结。家庭成员就像冬米、花生和芝麻,在忙碌中紧紧依偎,把日子过得甜甜蜜蜜。

  春节越来越近,年味也越来越浓。古早味的炒米糖,早已悄悄开启了新一年幸福的序章。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要闻·新闻
   第03版:括苍周刊·人文
   第04版:括苍周刊·视觉
“古早味”也是“幸福味”
临海市人民政府 关于禁限燃放销售烟花爆竹的通告
今日临海括苍周刊·视觉04“古早味”也是“幸福味” 2022-01-14 2 2022年01月14日 星期五